www.btt9.net

冷战两年,美国第二大床垫制造商与北美最大床垫卖场握手言和!

导读:
起底巨头之间长达两年的冷战史。冷战两年,美国第二大床垫制造商与北美最大床垫卖场最终握手言和!

北京时间2019年6月18日晚间,泰普尔丝涟国际集团(Tempur Sealy International. Inc,以下简称泰普尔丝涟)宣布已与北美最大的专业床垫连锁卖场Mattress Firm签订供货协议。

泰普尔丝涟是全美第二大床垫制造商。本协议签订后,泰普尔丝涟旗下品牌Tempur-Pedic、Stearns&Foster和丝涟(Sealy)的产品将重回Mattress Firm遍布全美的2500家门店。

 

冷战两年,美国第二大床垫制造商与北美最大床垫卖场握手言和!

 

该协议对于双方而言意义重大。

泰普尔丝涟作为全美第二大床垫制造商,在美市占率超过20%,Mattress Firm作为全美最大床垫连锁卖场,每年为超过300万人提供合适的睡眠解决方案。2017年1月开始,两大巨头因定价纠纷和之后的一系列诉讼而关系破裂,对双方都形成不小的打击,Mattress Firm甚至一度申请破产保护。理性回归之下,握手言和是必然之路。重回Mattress Firm门店的进程预计将于2019年第四季度开始,并将于2020年第一季度完成。

与此同时,泰普尔丝涟还宣布分别与美国零售商Big Lots和欧洲床上用品连锁卖场Beter Bed Holding签订供货协议,入驻流程将于2019年底完成。

此前,Mattress Firm与泰普尔丝涟曾是长达二十多年的合作伙伴。纠纷爆发后,Mattress Firm宣布与泰普尔丝涟的竞争对手、美国最大床垫制造商舒达席梦思(Serta Simmons Bedding)加强合作。本次泰普尔丝涟发布公告宣布回归Mattress Firm,舒达席梦思方面随后表示:“大家将继续在Mattress Firm销售产品,并将通过产品来证明自身的优势。大家与Mattress Firm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非常牢固,大家期待继续共同努力,为消费者带来美好的睡眠。”

 

多年老友,分道扬镳

泰普尔丝涟曾是Mattress Firm的长期合作伙伴。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Mattress Firm门店内就已经提供泰普尔、丝涟和Stearns&Foster的产品。Mattress Firm也是泰普尔丝涟最大的客户,为后者带来20%销售额。

然而在2016年8月,Mattress Firm被斯坦霍夫国际企业收购后,合作伙伴关系出现了裂痕。

2017年1月31日,泰普尔丝涟方面表示,与Mattress Firm的协议变更谈判需要双方都作出“重大经济让步”,分歧无法弥合,因此宣布终止与Mattress Firm的供货协议。

 

协议被撕毁后,双方开始了互相起诉的拉锯战。

Mattress Firm首先向休斯顿州地方法院起诉泰普尔丝涟,声称泰普尔丝涟故意拖延床垫运输到门店的物流速度,向后者索赔5000万美金。

泰普尔丝涟迅速作出反击,提起诉讼指控Mattress Firm在2017年4月被取消授权之后继续销售和宣传Tempur-Pedic床垫,违反了过渡协议。而Mattress Firm的发言人回应称,Mattress Firm已于5月初停止宣传“Tempur-Pedic”床垫,并撤下了在全国3500家商店的所有外部标牌和近六万个内部标牌,但它有权使用“Tempur-Pedic”和“Sealy”的商标来宣传剩余的库存。

“过渡协议只规定不能在广告中提及他们的名称,”Mattress Firm的律师John B. Thomas表示。

最终,法官判决Mattress Firm不能再销售泰普尔丝涟旗下产品,因为它不再是授权零售商,然而Mattress Firm仍然可以像其他竞争对手一样以泰普尔丝涟的品牌和产品作为参考。

 

而泰普尔丝涟方面拒绝对此发表评论。

此后,Mattress Firm与舒达席梦思加强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共同开发新的产品线,并投资1亿美金用于营销。

冲突升级,诉讼再起

2018年8月,泰普尔丝涟方面再度提起诉讼,指控Mattress Firm开发和销售“山寨产品”,侵犯常识产权和消费者权益。

 

这一指控标志着两家企业之间的争端继续升级。

泰普尔丝涟北美分部在法庭文件中指出,Mattress Firm旗下品牌斯丽比迪(“Therapedic”)存在侵权,这种床垫不仅名称很像泰普尔丝涟旗下的Tempur-Pedic,就连产品材质、产品外观、宣传物料等方面都全方位模仿了后者。

泰普尔丝涟方面的律师在诉讼中表示,两个产品非常相似,Mattress Firm存在故意误导消费者之嫌,“消费者甚至会错误地认为Mattress Firm仍然是我司产品的授权销售商”,因此,律师要求佛罗里达州美国地方法院中区采取行动禁止Mattress Firm出售Therapedic床垫。

法庭之外,唇枪舌剑也没有停息。由于Mattress Firm试图通过促销来挽回颓势,2018年7月底,泰普尔丝涟的CEO斯科特·汤普森(Scott Thompson)针对这一事件告诫投资者:“Mattress Firm的非理性促销活动是不可持续的。”此外,他还在一封公开邮件中暗讽,“大家看到许多竞争对手不惜任何代价推动销售,投入大量资金却不计回报。而且我认为这种情况会继续下去,只要投资者愿意为亏损买单。”

 

峰回路转,握手言和

《史记·张仪列传》有载,两虎因争食而缠斗,大者伤,小者死,卞庄子冷眼旁观,最后不费大力就挥剑刺死伤虎。

这一故事与商场何其相似。

泰普尔丝涟本有机会冲击舒达席梦思的床垫霸主地位,经此一役失去了最重要的销售渠道,抢夺头把交椅这一目标变得遥遥无期,反而让舒达席梦思从中得利。而Mattress Firm,外有合作伙伴反目成仇,内有母企业斯坦霍夫的财务丑闻,门店冗余、债务高企等问题更是沉疴已久,不得不于2018年10月申请破产保护。

经历撕毁协议、互相起诉的闹剧,残酷的现实逼迫两大巨头回归理性。

泰普尔丝涟发起的“山寨诉讼案”还没得出结果,握手言和的动向就已经流露出来。

2019年1月11日,泰普尔丝涟和Mattress Firm在联合声明中表示高层已经开始就诉讼案进行谈判,并请求法院将案件延期30天、给双方足够的时间来判断争议能否得到解决。

 

这被视为双方关系的转机。

2月,泰普尔丝涟的CEO斯科特·汤普森(Scott Thompson)告诉投资者,他们与Mattress Firm进行了建设性的谈判,并透露局面在往好的方向前进。

4月,回归Mattress Firm CEO“宝座”仅一年的史蒂夫·斯塔格纳(Steve Stagner)突然宣布辞职。这是斯塔格纳第二次担任Mattress Firm的CEO,他从2010年到2016年首次担任该职位,并于2018年4月临危受命接替肯·墨菲(Ken Murphy)。

Mattress Firm没有立即发布新的任命,而是宣布董事会将与高管团队紧密合作以实施运营增长战略,同时寻找新的合适人选。Mattress Firm发言人逊尼德·古德曼(Sunni Goodman)在一封电子邮件中感谢史蒂夫·斯塔格纳的付出,“在史蒂夫的带领下,Mattress Firm在2018年秋天成功摆脱破产。他认为企业目前状况良好,因此觉得是时候追求其他兴趣、并且与家人共度时光。大家感谢他多年来的引领与奉献。”

然而,一位分析师指出斯塔格纳在处理与泰普尔丝涟的关系时缺乏理性是他辞职的原因。“斯塔格纳的任期正好在与泰普尔丝涟关系恶化并最终爆发期间,事实上,双方关系恶化完全是非理性和情绪化的后果。因此他现已成为缓和Mattress Firm与泰普尔丝涟的紧张关系的最后一个障碍。”在这个关头,斯塔格纳的离去可能是必要的。

对于这种猜想,泰普尔丝涟拒绝发表评论,而Mattress Firm方面透露与泰普尔丝涟的对话仍在进行,但具体细节无可奉告。

5月28日,Mattress Firm任命了新的总裁兼CEO约翰·埃克(John Eck)。埃克的职业生涯与此前两位CEO有彻底的不同,他没有床垫行业的从业背景,履历丰富且多元,曾涉足财务、媒体、技术、运营、房地产、数字和业务发展等领域,此前在西班牙国际通信企业(Univision Communications Inc.)担任首席本地媒体官(Chief Local Media Officer)。

“新官上任”20天后,两大巨头真正走到了同一条路上。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